1. <button id="4xmp3"><acronym id="4xmp3"><input id="4xmp3"></input></acronym></button>

      <button id="4xmp3"><object id="4xmp3"><cite id="4xmp3"></cite></object></button>
      <th id="4xmp3"></th>
      <em id="4xmp3"></em>
    2. 文章故事
      首頁 | 愛情文章 | 親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隨筆 | 校園文章 | 經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勵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記 | 英語文章 | 會員中心
      當前位置:文章故事>親情文章>文章內容 精美散文欣賞

      爸爸,你要活下去

      作者: 來源:網絡文章 時間:2011-04-28 11:04 閱讀:

        一位19歲少女在躊躇滿志地迎接2007年高考之際,卻驚聞在異鄉打工的父親身患絕癥,即將被摘除雙腎,生命危在旦夕。在家里籌錢無望,腎源遲遲找不到的情況下,為挽救至愛的父親,女孩作出了讓常人難以想象的決定:毅然決然地為父親捐獻自己的右腎。女孩的孝心延續了父親的生命,面對無家可歸、一貧如洗、債臺高筑的逆境,女孩依舊笑對生活,把父親帶到學校,一邊讀書,一邊細心照料父親,她用生命譜寫了孝的傳奇和愛的絕唱。這個女孩的名字叫曹瑜。

      爸爸,你要活下去  1988年5月15日,曹瑜出生在四川省鄰水縣荊坪鄉對角村,父親曹洲德、母親彭素碧都是當地農民。

        曹瑜的下面還有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三個可愛的寶貝兒女,讓曹洲德夫婦深感肩上的擔子重。為了孩子們的未來,夫婦倆決定去福建打工掙錢。

        父母去打工的那年,曹瑜才5歲,她和弟弟妹妹被寄養在外婆家。小曹瑜很懂事,乖巧的她從來沒有抱怨父母不在身邊照顧自己,除了管好自己的學習,帶好弟弟妹妹,還常常主動幫外婆做家務。而在小曹瑜心里,每一次外婆叫她去接電話的那一刻,是她最快樂的時候,她知道,準是爸媽來電話了。

        光陰似箭,轉眼到了2006年,曹瑜已是鄰水縣石永中學高三(2)班的學生了。在父母含辛茹苦為她營造的良好學習環境中,她格外勤奮,離高考還有半年多,曹瑜理想的翅膀已經躍躍欲試,她想通過自己的刻苦努力考上大學,給父母一份驕傲和驚喜。

        然而,天有不測風云。2006年12月8日,正在教室上課的曹瑜被傳達室的人叫去接電話。電話是母親從福建打來的,母親告訴了曹瑜一個殘酷的事實:父親患了尿毒癥,而且病情危險,可能要做換腎手術。“換腎”這兩個字,以前在電視、報紙上見到過,也聽說過這類事,沒想到這樣的不幸竟落在自己父親身上!

        12月14日,正當憂心忡忡的曹瑜要去福建看望父親時,得知病情危重的父親已于這天乘飛機從福建飛往重慶,并轉到西南醫院。于是,12月15日,曹瑜向學校請了假急急忙忙從鄰水趕往重慶。到了病房,看到躺在病床上全身浮腫的父親打著吊針,看到曾經健壯魁梧的父親如今被病痛折磨成這個樣子,曹瑜心里頓時難過得直想哭,但她臉上依然掛著笑容安慰父親:“爸爸,你安心治病,這病一定會好的。”說完這話,背過身去,曹瑜忍不住直掉眼淚

        “一向身體硬朗的父親極少生病,怎會一下子說病就病倒了,而且來得這么重!”曹瑜很納悶,她探問母親彭素碧,彭素碧猶豫再三,最終向女兒說了丈夫隱瞞病情,拖著病體打工,硬撐了三年多的事實。

        早在2003年7月,曹洲德就到醫院檢查過,當時醫生就告訴他是尿毒癥早期癥狀,要及時治療,多注意休養,不然后果很可怕。但為了不讓全家擔心,曹洲德若無其事地對妻子說:“醫生說的,小毛病,吃點藥休息一下就好了。”他想,孩子們還小,自己若要治病,會拖累他們,再挺挺應該沒有什么大礙。于是他就吃了點藥,在廠里又忙碌開了,有病狀反應時,歇會又接著干。

        2005年8月,因為連續幾天腹瀉不止,曹洲德實在挺不住了,就到當地醫院檢查看看病情到底怎么樣了,結果被診斷為腎萎縮。醫生說這種病發展下去,最終要換腎。當時他就蒙了,沒有想到這病發展得這樣快。但是他又想到孩子們讀書、生活開支……每一處都要花錢,而治這個病恐怕是個無底洞,沒有了錢,孩子們怎么辦?他便再次向妻子謊稱:“醫生說問題不大,煎點中藥吃就可以了”。于是他一邊服中藥一邊繼續在廠里拼命地干,常常到凌晨一兩點才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出廠房。有時痛得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直往下掉,但曹洲德一想到寶貝的孩子們,就默默地咬牙扛著。他想這病恐怕是沒有機會治了,而他又多想在還扛得住的時候為他們多掙點錢啊。

        2006年11月下旬,曹洲德好幾次昏倒,彭素碧幾次催他去醫院,他總推托:“不要緊,堅持得住,休息一下就好了。”2006年12月6日,曹洲德被工友們發現昏迷不醒地躺在床上,積勞成疾的他已經全身浮腫……隨后,接到消息趕來的彭素碧和親友將曹洲德立即送往當地一家醫院救治。經診斷,曹洲德已經為尿毒癥晚期,必須摘除壞死的雙腎!這家醫院建議轉院到西南醫院。后來在西南醫院經過三天三夜的搶救,才暫時把他從死亡線上拉回來……一直蒙在鼓里的彭素碧這才明白:其實丈夫在3年前就開始發病了,也知道早晚會走到今天這一步,可他卻把病情壓在心底,絕口不提。

        聽母親含淚道出父親生病、瞞病的原委后,曹瑜不由淚流滿面:為多掙些錢供養自己和弟妹讀書,父親苦苦支撐這個家,他付出了所有的心血甚至自己的生命啊!“不能沒有父親,無論如何都要救父親!”曹瑜內心在吶喊。

        因為沒有找到合適的腎,曹洲德只能靠透析維持生命。每次父親做透析,曹瑜都看在眼里,痛在心上。

        為盡快讓父親進行手術,曹瑜和母親商量馬上籌錢。2006年12月下旬,母親回家到親戚朋友處挨家挨戶地借了幾萬塊錢,但離基本的手術費用還差一大截。而十多年父母打工的積蓄,在父親前期治療和幾次透析下來,已所剩無幾。無奈之下,他們只好把最值錢的家產——父親辛辛苦苦蓋好的唯一的房子賣掉,價值10多萬元的房子最終以5.5萬元忍痛賤賣。

        然而,籌錢回來的母親一清點:所有的錢加起來還不到10萬元。要做腎移植手術,這點錢只不過是杯水車薪。差的錢哪兒找?巨額的手術費用橫在了曹瑜和母親面前,不僅錢不夠,而且腎也遲遲找不到。等待腎源的日子度日如年,看著母親那雙憂郁的眼睛和日漸消瘦的臉,一股酸楚涌上曹瑜心頭。

        一天,曹瑜在醫院的樓道里碰到一位患者家屬在向醫生打聽什么時候有腎源,醫生告訴那個人:“具體情況不知道,現在醫院里有一兩千人在等腎源。”而兩天后,曹瑜親眼目睹了那位患者因等不及腎源而撒手人寰、一家人抱頭痛哭的悲慘場景。一周、兩周過去了,還是沒合適的腎源。“父親要等到什么時候呢,多等一天父親就多一分危險。”曹瑜心急如焚。

        曹洲德從母女倆的神情中也知道了十之八九。一天,趁曹瑜下樓買東西的時間,夫妻倆在床頭拉著彼此的手說起了心里話:“素碧,我想好了,今年我42了,生死有命,我也想得通了。要花這么多錢,手術成不成功也是個未知數,萬一我怎么樣了,你們今后生活怎么辦,我不能再拖累你和這個家呀……”“老曹,不要說了……”抽泣的母親抱著父親淚濕衣衫,這一幕剛好被買東西回來的曹瑜撞見,此情此景讓她忍不住淚水奪眶而出:“爸爸,我和媽媽一定要救你,你千萬不要放棄呀。”三個人在病房里哭成一團。

        “媽媽身體不好,妹妹弟弟也還小,如果沒有了父親,家就沒有了頂梁柱,不能就這么眼睜睜地看著爸爸走入絕境……”那天,曹瑜徹夜未眠,往事在她的腦海里一幕幕浮現。記得一年春節前夕,為給自己買件像樣的新衣服,父親帶著她和母親幾乎是轉遍了縣城的服裝門市。他從花色、布料、款式幾方面精挑細選,挑剔得店主都沒了耐心。母親打趣地對曹瑜說:“你看,你爸爸比媽媽還會當媽媽。”尤其是12歲那年,父親給自己洗臉的經歷更是讓她難忘。那也是春節,一天早上,曹瑜拿起毛巾正要洗臉,父親這時走過來把毛巾從她手中拿過去說:“來,爸爸給你洗臉”。曹瑜覺得有點不好意思,畢竟自己都12歲了呀。但她還是抬起頭來,溫熱的毛巾從臉上滑過,曹瑜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愜意和溫馨從心底升起。父親看著她,撫摸著她的頭,感慨道:“爸爸這幾年只顧在外頭忙,對你們關心照顧太少,虧欠你們太多啊,爸媽也是為了讓你們三個多讀書,長大以后有出息,不要像我們這樣。”那一刻,曹瑜發現父親的眼眶濕潤了,也就是那時候,她第一次從父親的眼里讀懂了溫暖心靈的兩個字———父愛。回想起父親的這一切,兩行熱淚早已從曹瑜的臉頰淌下。

        “錢不夠,腎源沒有,現在怎么救父親?”曹瑜猛然間記起,好像聽醫生說過,親人之間可以換腎,而且費用要少得多。“我要救爸爸,把自己的腎獻給爸爸,挽救爸爸的生命!”她一咬唇暗暗在心里作出了這個驚人的決定。

        2007年1月的一天,醫生照例來查看父親的病情。曹瑜隨后悄悄跟著醫生來到醫生辦公室,“撲通”一聲跪倒在醫生面前,哭著說:“醫生,求求你救救我爸爸,我愿意把我的腎捐給我爸爸。”醫生一聽不由心頭一熱,連忙扶起曹瑜,憑直覺她不過十五六歲,于是責備道:“你個小娃兒,怎么給大人捐腎,我們西南醫院還從來沒有小娃兒給大人捐腎的先例。”“我已經有19歲了,不信我可以拿戶口本和身份證給你看……”無論曹瑜怎么解釋,醫生還是不信。他帶著曹瑜來到她父親的病房很生氣地對曹瑜的父母說:“你們怎么搞的,讓一個小孩來換腎。”曹洲德夫婦一聽頓感驚愕,他們萬萬沒料到這孩子會做出這樣的舉動,一時他們無言以對。看著稚氣未脫的女兒臉龐還掛滿淚痕,夫婦倆心都碎了,忍不住抱著對方失聲痛哭,得知真相的醫生也含淚默默地走出了病房。

        曹洲德轉身拉著女兒的手滿含熱淚地說:“孩子,你的心意爸知道,你還小啊,還有很好的前途,爸爸已經老了,爸爸不要你捐腎。”“人家四五十歲都有爸爸媽媽,我們不能這么小就沒有爸爸,要是爸爸你不在了,我們這個家就垮了呀,你能忍心丟下媽媽和我們三姊妹不管嗎?……”曹瑜一席話讓曹洲德淚如雨下。彭素碧在一旁也不住地用手抹眼淚。盡管父親堅持拒絕,但曹瑜還是反復地做工作。“老曹,你不為自己著想,也要替娃兒們想想啊……”妻子也在一旁哭勸。“是啊,要是我真的走了,也對不住女兒這份孝心啊……”經女兒和妻子幾次苦勸,曹洲德痛苦地點了點頭。

        終于做通了父親的工作,曹瑜高興極了。據有關規定,只有年滿18周歲以上的才具備捐腎手術的醫學條件。為證實自己的年齡和身份,2007年1月13日,曹瑜從重慶回鄰水拿戶口本和身份證。

        2007年1月16日,醫生核實了曹瑜的實際年齡和有關情況后,開始對父女倆進行腎移植前的配型。抽血取樣后,曹瑜急不可待地想知道結果。她拿到化驗報告單知道自己的血型是B型。“我們血型不合,我是AB型。”曹洲德看過他的報告單對女兒說。曹瑜心里一沉,她抓過父親手中的報告單,啊!爸爸原來看錯了!他也是B型!“我們都是B型,血型相合!”曹瑜拿著報告單高興得跳了起來。曹洲德卻沉下臉來批評她:“高興啥子!”曹瑜不知道,其實這時的父親還是難以接受女兒給自己捐腎,內心希望血型不符,免得女兒受苦啊。最終報告顯示:父女倆配型后的各項指標都符合腎移植要求,曹瑜懸著的心才總算落地。

        手術前,醫生鄭重地對曹瑜說:“你要想好,手術有風險,一刀子劃下去可能要你的命,也可能讓你致殘,你害怕嗎?”“我的生命是爸爸給的,現在爸爸有危險,我就要救他,為爸爸做點事,是我應該的。我不怕,哪怕是放棄我的生命和前途。”曹瑜語氣堅定,并毫不猶豫地在手術單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兒女是父母的心頭肉啊!在場的曹洲德夫婦倆感到無比心疼、愧疚、矛盾和無奈。曹洲德更是心潮難平:“自己不幸患上這個病,幸運的是感謝老天給了自己這么一個孝順的好女兒啊!”

        2007年1月17日上午9時許,給曹瑜動手術的醫生和護士看到了令他們吃驚的一幕:曹瑜竟然自己走進了手術室!一個女孩子,哪來這么大的勇氣!通常情況下,要做手術的人都是躺在手術車上推進手術室,以緩解病人的緊張情緒。當得知曹瑜是為父親捐腎時,他們都被她那置生死于不顧的孝心深深折服和感動

        與此同時,曹洲德被推進另一間手術室,目送兩個至愛的親人進入手術室,那一刻,彭素碧覺得心被掏空。想起第一次打工離家,只有5歲的曹瑜掙脫外婆的手哭著追到村口,“媽媽、媽媽,我要跟你一起走”的聲聲呼喚;想起她人生的春天才剛剛開始時就義無反顧捐腎救父的拳拳孝心……彭素碧在樓道里泣不成聲。

        手術室里,醫生為曹瑜進行了下半身麻醉。此時她的頭腦非常清醒,躺在手術臺上,她內心很高興——自己可以救爸爸了!面對寒光閃閃的手術刀,曹瑜還不時地問醫生自己的手術進行得順不順利。

        也許是曹瑜的拳拳孝心真的感動了上蒼,父女倆的手術進展都很順利。4個小時后,曹瑜的右腎被成功移植到曹洲德體內。手術完畢后,曹洲德立即來尿,女兒的腎臟在父親體內開始正常“工作”。看著父女倆都平安地推出手術室,忐忑不安的彭素碧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西南醫院的專家說,曹瑜給父親捐腎是重慶市首例由兒女捐腎給父母的親體間活體腎移植手術,捐腎者年齡之小在國內也較罕見。醫院其他病人和家屬聽說這件事后,都來病房探望既充滿愛心又無比堅強的曹瑜。

        曹瑜躺在病床上,心里一直記掛著父親術后的情況。手術后的第7天,曹瑜趁護士不在的空隙,偷偷溜下床跑出病房看父親。看見父親身上插滿管子,母親正在給父親喂飯,她忍不住笑出聲來:“爸爸,你這個樣子真好笑,這么大了還要媽媽給你喂飯吃。”曹洲德也被逗笑了,他心疼地喚著“瑜兒”,無限愛憐……

        一場生死劫后,父親的命算是保住了。但又一個嚴峻的現實擺在他們面前:房子已賣,無家可歸,今年春節就是在親戚家借住的,不僅欠下8萬多元的巨額債務,而且父親每個月近5000元的持續醫藥費用也還沒有著落。為幫助家里渡過難關,曹瑜決定輟學打工,但這一決定當即遭到了父母的斷然否決。曹洲德含著淚說:“孩子,爸爸已經虧欠你了,如果再誤了你的前程,我一輩子也不得心安啊!”彭素碧也哭著說:“瑜兒啊,你為家里付出了這么多!你就要考大學了,媽這輩子就是再苦再累也要供你上大學。”最終,曹瑜執拗不過父母,只得讓步,繼續讀書。2007年3月6日,元宵節剛過,為籌錢養家和掙醫藥費,瘦弱的母親前往福建打工,而懂事的弟弟妹妹也要求停了學,與母親一同前往。

        3月10日,新的學期開始了,鄰水縣石永中學的校園又沸騰了起來。高三(2)班的同學發現,這學期曹瑜是帶著她爸爸一起來的。知道她為父親捐腎后,同學們都大吃一驚,有幾個女同學在一起議論說:“如果是你,你有這樣的勇氣嗎?”“要是我遇到這種事情,肯定只曉得哭。”

        為了方便曹瑜照料父親,美術老師熊莉把一間本可出租收錢的房子免費提供給曹瑜父親住。父女倆相依為命,在不到10平米的房間里,一張床、兩床單薄的被子、一口陳舊的皮箱加上一些炊具就是父女倆現在生活的全部家當。

        曹瑜手術后恢復得快,平時除了加緊復習迎接高考外,還要照料父親的生活。每天中午和下午一放學,她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回家,問父親哪里疼不疼,想吃什么,吃藥了沒有,然后就給父親做飯,一天幾次往返于小屋和教室之間。

        曹洲德見女兒這樣辛苦,就叫她中午不要回來了,曹瑜說:“不辛苦,我要跟爸爸一起吃飯才吃得多吃得飽。”曹洲德喜歡面食,曹瑜偏愛米飯。一個是怕加重腎臟負擔,不能吃得太好的父親,一個是正在長身體需要補充營養的女兒。曹洲德心疼女兒學習負擔重,就常在下午女兒回來時把飯做好,他常常煮米飯,間或也炒點肉給孩子補充營養;而曹瑜做飯往往是菜葉煮面,她知道父親最愛吃,就跟父親說:“爸爸,我也喜歡吃菜葉面。”父女倆都默默地照顧、關心著對方,此情此景,讓鄰居們看得心頭熱乎乎的。學習之余,曹瑜就抽時間陪父親到空氣新鮮的地方聊聊天,散散步,有時候也帶他到學校逛逛,跟他說學校的新鮮事,不斷地給父親以安慰和鼓勵。

        曹瑜割腎救父、帶父上學的感人事跡像三月的春風吹拂著鄰水大地。曹瑜學校的師生知道她的處境后,向這位平常樂于助人,現在身陷困境的好學生獻出了愛心,為她捐款達2400多元,學校也免去了她本學期610元的學雜費用。3月8日,鄰水縣石永鎮政府也為他們送去500元的慰問金和生活用品。鄰居、鄉親也陸陸續續給他們送來蔬菜、大米、臘肉等生活物品,表達一份質樸的心意……

        這一切讓父女倆感到無比溫暖,更激發了曹瑜對生活的熱愛和追求理想的信心與決心。

        喜歡畫畫的曹瑜在心中給未來繪制了一張美好的藍圖:考上美術學院的設計專業,當一名服裝設計師,找一份好的工作,掙很多錢,照顧需要終生服藥的父親,讓辛辛苦苦大半輩子的父母也享享福。

        2007年3月12日,曹瑜到重慶參加了美術專業考試,考完后,她高興地跟父親說,她感覺考得很好。是啊,能夠經得起人生生死考驗的女孩,還有什么考試能“考”住她!筆者寫到此,不禁想起曾經傳唱的一首老歌——《父親》,歌詞是這樣的:

        那是我小時候/常坐在父親肩頭/父親是兒那登天的梯/父親是那拉車的牛/忘不了粗茶淡飯將我養大/忘不了一聲長嘆半壺老酒……都說養兒能防老/他再苦再累不張口/兒只有清歌一曲和淚唱/愿天下父母平安度春秋……

        是啊,父愛無言,兒女反哺,這是人間最美麗的情。只希望經歷生死磨難的曹瑜和她父親平安幸福地走進生命的艷陽天!


      上一篇:留住母親的大愛   下一篇:爸爸,來世還做您女兒
      用戶名:(新注冊) 密碼:
      [收藏本文]
      發表讀后感:
      本欄隨機推薦文章
      ·一個鴨梨
      ·教育:時間的質量等于生命的質量
      ·你是我哥
      ·善意的謊言-秘密
      ·一瞬溫暖
      ·孩子,你那邊有雨
      ·母親的盲道
      ·父母心聲:我們能擁有孩子多少年
      ·爸爸,你要活下去
      ·母親不是圣人
      ·父母的那些微瞬間
      ·唯有相思不曾閑
      相關短文
      ·留住母親的大愛
      ·她的眼神
      ·才分開,就開始想念
      ·母親的味道
      ·藏在被子里的愛
      ·留住她的溫暖
      ·原來,你名字叫袁堅強
      ·兒子,媽媽理解你
      ·世間最溫暖的地方
      ·給未出生兒子的信
      ·8歲女娃撐起一個家
      ·逝水流年,許了一世的溫暖給我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閱讀網 版權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隨筆,美文故事在線閱讀
      婷婷五月天激情网站